福腻

会活得像诗一样吧

【周翔】我的葫芦就是这么可爱


  • 被学弟们泪洒教官车早起唱葫芦娃感动

  • 教主养成葫芦娃的设定 画风清奇

  • 顺便测试语言的日常练笔








最近的江湖骚动了,人人都在感叹,这堂堂轮回教主居然在风头最盛的时候离开了轮回,不知去向。要知道,这一枪穿云不仅武艺高超,碎霜荒火两把神枪使得出神入化,人品风评也是极佳,最要命的还是那一顶一的好样貌,是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消息传出来的一时间,多少花样少女哭成泪人,多少江湖侠客扼腕叹息。




街头巷尾,客栈小摊,众人纷纷猜测这轮回教主的遭遇,甚至有人已经写出了话本,一出出悲情侠客故事催人泪下,令人惋惜。这些故事满足了众人的好奇心,倒是让轮回众人头疼,这一天起码三次要清扫门前堆的白菊花了。
“报告副教主,又有人来堆白菊花了。”
堂上的人是轮回教副教主无浪江波涛,一向是个温润的人,此刻一手扶额,脸黑的和锅底一样,神情难辩。
太阳穴一跳一跳,嘴角忍不住抽搐,心里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那个一时兴起要归隐种葫芦的教主大人揪回来,谁知道他又看了什么鬼东西。
一枪穿云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极度痴迷王不留行的法术文,要说这王不留行是谁, 大小眼儿的小妖道 那可是江湖上有名的神道,专注于怪力乱神的研究,他写的文都极具吸引力,最要命的是件件都像真的,当然并没有人像一枪穿云一样真的认为可以养出精怪,这不,王不留行最近新出的《葫芦娃培养心得》,教主大大一如既往的抢到了限量版,而且这唯此一本的书里还私带着一粒种子,据说是为了答谢第999次首位支持新书的粉丝,在研读了整本书后,教主大人毅然决然的带着书和副教主知会了一下就跑了……
江波涛挑挑眉,挥挥手让那人下去,头疼的叫来左右护法。“今个去吧那些流言控制控制吧,我们快要没地儿扔菊花了…”长叹一声,心好痛。




“上一会说到,一枪穿云与黑衣人大战七十回合,枪火炸裂出,烟尘尽起,拳脚来往出,轻妙绝伦,黑衣人渐现颓势,很快就败下阵来,谄笑这拱手弯腰道多谢领教,正当一枪穿云欲收手离去时,谁曾想着这人阴险至极,迅速近身,抬起右手袭来,一枪穿云截止那人右手,正要斥问,却没想到那人左手抛来一把毒粉”啪一声惊堂木落下带着愤怒,台下的人纷纷皱眉屏气,等着说书人继续。
“可怜未来得及屏气闭眼的教主大人……”说书人一脸悲痛,停下来一手扶额,只差要挤出几滴眼泪来了。堂下的人纷纷催促说书人继续。
“他……”眼光一瞥,说书人前一秒还是悲痛,后一面瞬间变脸,“预知下文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啪啪啪三声,在众人的嘘气声中匆匆离去。
要命要命,没看错吧,那角落里坐着的明明就是轮回教的副把手无浪,左右护法吴钩霜月和残忍静默。“完了完了……”说书人神色慌张,自己居然一开始没发现,不然打死也不说这个,脚步加快,欲从这后巷离开,突然,一个人影堵在巷口,暗道不好,匆忙转身又是装在一堵肉墙之上
“小子?跑什么,我又不吃了你。”吴启拎这那说书人的后领,提溜到半空。
“大爷,大爷,小的错了,小的错了!”挣扎着,一脸惊恐。
“你错哪了?说来听听。”杜明瞅着这说书人好笑的表情,上前问到。
“小的不该编排教主大人,不该不该。”
见那人是真怕了,吴启放下那人,带到江波涛面前。江波涛一脸欲揍不揍的表情,骇人的很,都不敢抬头去看,都能感觉到那射在头顶灼人的锋芒。
“你也厉害,编这些个故事,还搞个巡回演讲会…呵呵。”
说书人顿觉一股寒颤从脚底蔓延上来,急忙咬牙,“大爷我错了我错了,小的也是为了生计啊,以后不讲了不讲了……”吓得倒是眼泪鼻涕一把流,谁知道会不会被立刻呜呼了。
见那人也是真知错,不会再犯,一行人也放过了他,毕竟也不是要动刀子的程度。江波涛挥挥手,示意那人可以走了。
说书人心里一喜,正要转身,却被喊住。
“你家在哪儿?”
完了不会要杀人灭口吧,想着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以头磕地,求饶。
“我又不是要杀人灭口,你先说你家住哪儿?”吴启被这小子的举动弄的哭笑不得。
再三确定并不是为了杀人灭口,才支支吾吾说家在城东哪个地儿。
“好的,你回去吧,明个给你送点礼物。”三人离去只留下一句话。
说书人一脸无法相信,这,这还有礼物,现在的江湖人士都这么客气?
第二天,说书人还没起就被一阵拍门声吵醒,心情不悦的起身开门,“谁………”被扑面而来的东西埋成了一个小丘。
好不容易拨开,“什么东西?”说书人一眼诧异,“白菊花?”
还没反应过来源源不断的白菊花像河流一样涌进这不大的房子,和一脸懵逼的说书人的脑子。
这操作,可以写十几个话本了!哈哈哈哈哈,勇敢的少年。
据说这说书人后来写了好多菊花传,从此扬名立万,娶妻生子,走上人生巅峰。
自此以后江湖上倒也没了一枪穿云的狗血悲情故事,倒是这白菊花梗成了茶余饭后的笑资。
对此轮回教很满意,再也不用扫菊花了,江波涛都留泪了,绝定弃疗一心种葫芦的教主大人,开创新的轮回市场。
而此时好不容易找到书里写的地方,在某处山岭里笑眯眯埋下一颗小种子的教主大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队友弃疗了。一心幻想着自己的小葫芦无法自拔。









写着写着就偏了,比较慢热,楷楷翔翔还没出现,我的锅,暴风哭泣,只能后续了,江波涛式哭泣。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