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腻

会活得像诗一样吧

【周翔】我的葫芦奶油馅儿的


  • 中秋快乐🎑





  • 日子过的很快,小葫芦越长越喜人,眉目像绽开了一般,舒展出一股子水灵劲儿,好看的不得了,教主大人开心的每天都在琢磨怎么给小宝贝打扮的漂漂亮亮,打开翔翔专属衣柜,里面塞满了各式的小衣服,正在纠结是今天是穿鹅黄还是小粉时,院子外熟悉的脚步声又来了,而且这次并不是一个人,周泽楷眉头一皱,动作倒是很有武林高手的风范,啪嗒一声就拴紧了房门。
    “教主!我们来啦,怎么锁门了,我们来看翔翔!”莫名被碰一鼻子灰的杜明很是委屈,怨念的看着一旁哈哈个不停的吴启,好不容易得空一起来看看江波涛口中萌出泡泡的小翔翔,结果居然被关门外了……
    江波涛上前一步拦住想要继续敲门的杜明,示意让他来,杜明退后掐了一把还在笑的吴启,两个人又叽叽喳喳吵了起来。
    “教主,你上次让我做的衣服做好了,你看是……”江波涛刻意放慢语速,看着打开门面无表情的教主大人,挑挑眉,忽略那伸出的手,躲过挡住门的人,喊了句:“翔翔!”周泽楷闻言一手扶额,屋子里一阵兮兮索索。
    “江叔叔!”
    一个小娃娃模样的人儿从周泽楷虚虚阻拦的手底钻出来,一把扑在江波涛的身上,江波涛弯腰顺势要抱,结果另一个人更快,周泽楷给小人儿披上外套,拢拢乱掉的头发,伸手摸摸脸上还带着红痕的小家伙,一脸宠溺,江波涛见怪不怪,向小家伙摇摇手里的包裹,引得小家伙伸手要抓,倒是一旁的杜明吴启被吓到了,他们的教主大人有这么温柔吗?
    孙翔知道又有好吃的了,咋吧咋吧嘴,“好吃的好吃的”小眼珠子盯着江波涛手里鼓鼓的包裹。
    江波涛忍不住逗逗这流口水的小家伙,“要吃?那要怎么说呢?”
    小娃娃咋吧咋吧大眼睛,脸红红的,乳声乳气的说:“江叔叔…最…最好了”说完好别过头去埋在周泽楷怀里,小手却还伸着,耳廓染上一圈粉粉的。江波涛一向抵挡不住翔翔的撒娇,机动的把包裹塞给翔翔,蹲在一旁捂着胸口直呼可爱,几天来的阴霾一扫而空,果真良药翔翔。
    一旁的杜明和吴启也是看到这一幕,对视一眼,双双捂脸,萌出血原来是这种感觉,也是瞬间明白为什么教主大人要抛下轮回跑来这个深山老林养葫芦,为什么江波涛日日逛衣服店夜夜笑出声的原因了,要是自己还不得天天过来头孩子。
    看到眼前三个眼里散发着诡异的光的骚年,周泽楷冷冷一笑,乘着三人愣神,哼了一声就关上了门,无视门外的敲门声,眼角跳跳,想偷孩子,门把手都没有!


    翔翔一个劲的拽着包裹,奈何江波涛的包裹寄的太紧,凭翔翔的力气扯不开,小包子又鼓起来了,委屈的很,奇怪的看向平时都会帮自己打开的周泽楷,今天却只是把自己放在床上,坐在一旁也不看他。
    “周泽楷!”扯扯包裹,想让他帮自己打开,周泽楷连看都没看他,“不要”语气有点吓人。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生气过,尤其是看到翔翔居然红着脸叫江叔叔,翔翔还从来没叫过我呢!
    周泽楷在听的翔翔喊他名字的时候,更加不开心,脱口而出的拒绝,又不敢看他怕自己心软。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一般不应该哭着闹着要咬他吗?奇怪的周泽楷忍不住转头看过去,结果就看到这小家伙低着头埋在床褥上,不会是哭了吧!
    “对…对不起”语气很愧疚,手足无措,却听见一句闷在被子里的“爹爹”,瞬间懵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翔翔?”
    翔翔没有出声,也很奇怪为什么周泽楷没有反应,明明江叔叔说过,这样叫周泽楷会很开心的。骗人,想着都要哭出来了,脸热热的,又不好意思现在抬头看周泽楷,闷的气快喘不过来了,结果一双大手把自己解救出来,抱在怀里,他的心跳怎么扑通扑通的。
    周泽楷反应过来,四周都炸开小花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眼看闷的都快冒出气来的小家伙,一把抱在怀里,好像抱着什么挚宝,不是好像是就是。


    “周泽楷?”翔翔好不容易扒开抱着自己笑的傻呵呵的人儿,心想原来错怪江叔叔了,嘿嘿,“饿了!”摸摸肚子,很及时的咕咕叫了几声,把包裹推到周泽楷面前。
    沉浸在被翔翔叫爹爹的惊喜中,才反应过来他还没吃东西,而且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怎么可以让翔翔饿肚子,利索的打开结,拿出里面的小盒子,打开看,一碟月饼放在里面,并没有平时那么大,都做成了小小一个,正好能被翔翔一手握着,翔翔吃的很开心,楷楷看的很看心,伸手挂挂他嘴角的细屑。
    “这个果果好好次!好次!”这是翔翔第一个中秋节,也是第一次吃月饼。
    周泽楷笑着纠正:“月饼”看着翔翔歪着脑袋并不明白,又说:“中秋节一起吃的”摸摸有点糊涂的小家伙,和最爱的人。
    “你…次吗?”
    “你吃”亲亲小人儿的嘴角,味道有点好啊,这月饼?奶油味的?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