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腻

会活得像诗一样吧

【周翔】我的葫芦就是这么可爱


  • 沉迷氪金无心练笔 哭唧唧

  • 吸翔吸翔




  • 在轮回众人的投喂下,孙翔小朋友就像小树苗一样嗖嗖嗖地蹿个子,当初还是团子一般软软嫩嫩的,现在倒是充盈着几分少年意气佳的味道。
    少年精力旺盛,又是初入人间,处处都觉得新奇,每日都在山里上窜下跳,可这到苦了山里的原住妖们,少年顽劣,又有小妖怪的灵性,特爱捉弄那些还没长出灵智的小家伙,不是拔了谁家小野鸡的尾巴做飞镖,就是偷抱了谁家的小猪仔塞到兔子窝里,每次不是被山鸡妖啄到哇哇叫就是被野猪妖顶屁股,哭唧唧跑到周泽楷怀里,也不说啥,闷头哭,还不带喘气的,教主大人一开始还被哭的晕晕乎乎心疼的安慰几句,听着妖怪们的哭诉,现在倒也是了解孙翔的尿性,无力望天,明个给山鸡窝里撒点谷子,不然又要扫满院子的鸡毛。


    心许是蜜罐儿里泡大的,嘴巴甜的要命,隔天就把妖怪们又哄的好好的,模样又生的顶顶的好,性格虽说调皮捣蛋,常常惹的这山里的妖怪跳脚,但又是没恶意的小打小闹,又爱和小崽子们玩儿,哪窝山鸡秋天没储粮,孙翔就急吼吼的捧着谷子米粒给送去,时间久了,小崽子都崇拜孙翔,喜欢和他玩儿,孙翔每每出行身后都跟着一溜小崽子,神气的很,活像一个小霸王,甚至还自封了个称号叫横刀,我自横刀向天笑,美滋滋的不得了。


    这天孙翔刚刚带着“小弟们”巡山回来,又是一身脏,迫不及待的想和周泽楷分享今天遇到的事,边喊着周泽楷边推门,院子里很安静,花架旁的躺椅被风吹的吱呦作响,往常周泽楷都是坐在上面端着茶盅,懒洋洋的应一声“回来啦”,可今天……
    孙翔心里有丝丝不安,脚步加快,几步就走到房门前,一把推开,屋子里空荡荡,唯有呼呼的风从窗子里灌进来,往常干净的书桌上乱糟糟的,纸被吹了一地,周泽楷不在,他心里一紧,像是意识到什么,捂着脸,忽的又睁大眼睛,像是想到什么,大力拉开柜子,身子却开始颤抖,柜子一侧整齐的放着自己的衣服,奇怪的是另一侧却空荡荡的。
    本来周泽楷的衣服不多,也是孙翔太可爱只想给他置备衣服,自己就那么两件穿着,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到是孙翔不开心了,偷偷告诉江波涛让他带几套周泽楷能穿的衣服,还不许告诉他,硬说自己穿不了,给他穿。这些小伎俩在老江湖面前不值一提,周泽楷一面心里甜甜的想抱着小葫芦揉揉捏捏,一面又不忍拆穿,毕竟那别扭的模样可爱的要命。孙翔满意的看着柜子里两个人的衣服各占一边儿。
    可是现在,周泽楷不要我了?孙翔眼眶热热的,抬手捂着眼睛,嘴巴咬的紧紧的,憋回去金豆豆,呜咽着,周泽楷说过我太爱哭了,是不是这样他才不要我的。
    “我…我不哭了……你回来……好不好!”

    此时气氛紧张的轮回教,众人神色凝重,连往常嬉笑的吴启此刻也一言不发,众人望着上座的教主,等着他的决策。周泽楷扶额有点头疼,这次的事情太棘手,江波涛无力处理,只能自己来,心里又担心着小葫芦有没有看到自己留下的信,应该会吧……


    三天了,孙翔不吃不喝就呆在原地等着,可是周泽楷并没有回来,所说妖怪不吃不喝并没有什么,但眼前的少年确实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山里的小弟们都很担心自家的老大,怂恿着平日和孙翔关系最好的小山鸡去劝劝他,小山鸡也是很着急,心里奇怪平日对老大那么好的人怎么就一声不吭走了?没道理啊。
    该说什么也都说了,奈何眼前的人倔的要命,死不开口,也不吃东西,小山鸡无计可施,有点气恼,忍不住出口:“他不要你了!你还等他干嘛!老大,你是不是傻!”
    孙翔总算有点反应,埋着的脑袋抬了起来,却是下了小山鸡一跳,手足无措的小山鸡,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像是关不住水阀的人儿,拼命掉着眼泪。
    “那…那嗝我怎么…办…我…”眼眶红的不成样子,脸上湿漉漉的一塌糊涂,眼泪一直在流,就算是擦也没有的吧,反正还是会流下来。小山鸡哪见过这副模样的孙翔,平时那么意气风发,干什么都顶在前面,受伤了也只是嗷两句又活蹦乱跳,现在却哭成这个样子,就像,就像失去了全世界一样。
    对啊,周泽楷就是他的全世界。
    像是流干了几天来积蓄的眼泪,哭完的孙翔安静了下来,看着担忧自己的小山鸡,居然笑了笑安慰着,“没事儿了”。拍拍衣服上的尘土,站了起来,接过小山鸡手里的吃的,强咽了几口,小山鸡看孙翔吃下东西了,又恢复了往常一样,却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有什么变了,还没思索,看到孙翔挠挠背,浑身不舒服的样子,又转身打来了水,小心翼翼的说,“老大,洗个澡吧,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
    孙翔道了声谢谢,便脱了衣服踏进水桶,擦拭着身子,背上有点痒,他使劲够也够不到,“周泽楷,帮我……”话没说完,才想起那人不在,神色暗淡下来,“不需要”,说着有点急躁的随便洗了洗就好了。换上干净的衣服,环顾四周,这里都是他的痕迹,不要留在这,心里的声音清晰有力。推开房门,看到眼前还在晃悠的躺椅,不久前,那人还嫌弃着说自己又一身脏,屋子里却备着早就温度正好的洗澡水,那人一直都是这样宠着自己,可是现在,估计是忍受不了了吧,毕竟我总是惹麻烦,摇摇头企图赶走莫名的情绪,低语:“没什么,翔哥也不要你了。”
    “我要走了!”孙翔对着自己的小弟们,没想到最好后只有他们还陪着自己。
    “老大你要去哪?”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离这越远越好吧,孙翔挥手告别众人,夕阳印着他的身影,添上一圈毛茸茸的边,直到地平线吞没了他,他都没回头。
    “老大还会回来吗?”小山鸡望着远处,心里却是知道答案,不会了吧……


评论(5)

热度(68)